三拜

我要……赚钱……

生物×历史
自娱自乐???
半截卡车(
文笔垃圾见谅

自娱自乐的!
第一次开车,文笔还很垃圾
大家……凑合凑合看吧
我终于交党费了!

【そらまふ】设定集!

各种设定,文笔不好,脑洞出来的产物,凑合看看吧
等文笔好了之后会补上的(?
以上,请多多关照。

神父そ×堕天使ま
因为在神界对そ一见钟情,ま堕落到人间
神明拍给そらる指示,把ま囚禁起来使他不得再次回到天界
そ作为神父对堕天使的行为不理解甚至鄙视,并不知道ま爱着自己
ま堕落到人间,抹去了记忆,只可隐约记得堕落是因为爱上了一个凡人。
随着时间推移,ま渐渐爱上了そ,在そらるさん给まふ泼圣水净化时,挣脱锁链,掐住そらる脖子并告白。
そらるさん反抗,并用身前的十字架刺死了堕天使。  当回过神来看到尸体,因为自责而再次用十字架刺死自己。

死神そ×天使长ま
见本。
天使长被恶魔拐骗(  到了人间  そ本来就爱着まふ  但没想到恶魔把まふ弄得快没了意识  まふ每被恶魔抽打一次,眼睛就浑浊一些,最终红色被浑浊覆盖沦为恶魔长( 
そらる用镰刀挑开锁链,抱着まふ回到了地狱。
觉得很美最后的场景!所说的“城堡”其实是ECHO里头,烧毁的房子。
这是听着nqrse和老板的ECHO来的灵感,却写成了そらまふ呢(笑)

六翼天使ま×神明そ(无cp)
羽翼越多地位越高
まふ是最受神明喜爱的天使。
两人一般在神界看看凡人,惩罚恶魔之类的  喝喝茶,下下棋。
两位上万岁老人的温馨日常ww

四翼黑天使そ×恶魔ま
黑天使已经是地狱中最为邪恶的“恶魔”了,打着天界的旗号屠杀恶魔。
但他有一天遇到了一只恶魔,他与其他恶魔不同,他有着宝石般的眸子。
黑天使想起了自己的“前生”。
「真美啊……」天使撩开恶魔眼前的碎发,「简直像是天使一样。」

「说谎的魔女和灰色的彩虹」
这首歌太棒了!是我写的第一篇そらまふ的感觉!写一下魔法界的设定吧
——
剑士×魔法师
组合关系,恋人关系。
[琉璃魔法从天空施展,宝石色的长剑劈开黑暗]
二专的服饰设定
ま施法时眼睛会变红,比一般更加明亮。そ的剑会受到咒语影响,まふ施法时,そらるさん的剑会发光,毕竟是魔导石制成的嘛。
也就是说,魔法师无法离开剑士(离开魔导石无法实战法术)そらる如果离开ま战斗力就会下降。
两人的日常,可甜啦。

魔法师そ×占星师ま
[每个占星师,从他成为占星师的一刻,就有了一颗独一无二的水晶球。]
[每个水晶球都不相同,他们或收录了夜空中璀璨的繁星,或收录了碧海中琉璃的气泡。]
[每个占星师一生只有一颗水晶球,若是破坏了,占星师就会永远失去职业。]
[一切物理方法都无法修复好水晶球,除非——]
魔法师so为了魔药去了ma所在的村庄。在半路听闻这个镇子曾经有味占星师,他的眸子像玛瑙般清澈,他的歌声像天使般空灵。
哦,这个人我到要去看看。 so抱着这样的想法去找了ma。 
经过各种对话,so得知ma失去了职业,被家族人说他是个没用的孩子并打碎了水晶球。
so突然来了兴趣——“要不要我帮你修修看?”报酬是一首歌。
ma就这样唱了首歌,so为他修好了水晶球。
“为什么要我唱首歌啊”村里的人都称我是天使?啊呀那真是不好意思呢。ma这么对so说着。
为了再表达谢意,ma请求和so一起冒险,成为他的下属。
so在ma吟唱的时候就动了情,于是在ma问过后,有了一下对话。
“喂,我说まふまふ啊,你会预知未来吗?”
“当然!那可是我的强项呢~”
“那你来帮我预知一下吧——”
蓝色眸子中,映出了眼前少年脸上的一瞥绯红,
“帮我预知一下,我下半辈子是不是栽在一位白痴占星师手里啦。”
甜!!^q^

双法师
设定已经写完啦,在便签里!

白魔法师so×黑魔法师ma
并不是邪恶正义x
白魔治愈系,黑魔战斗系。
ATR一起战斗,ma空中大面积的攻击,so负责打辅助。
写了这么多大王主力的,我觉得老板早就可以独当一面啦。
大概是年糕放法结果被攻击,鱼豆腐治愈并黑化(大雾  独自击退敌人。
豆腐把年糕抱回家后,很细心地照料并增进了二人感情!

布偶そ×魔女ま
是まふこ!
魔女造出来布偶,布偶是魔女的助手。
そらるさん就是这样的一只布偶,一切事物只为了主人而作。
布偶都是没有感情的,但如果主人过世,就会将主人的感情注入到布偶中。
每一天每一天,so都为ma工作,但时不时也会思考“主人到底对我有没有感情呢”。
有一天,魔女因为背叛皇室被刺杀,刹那间,记忆如泉般涌入人偶的脑中。
“原来那家伙这么爱我啊。”
so为了复活魔女,自己修炼,变成了相当出色的魔法师。
然后在最北方的魔法森林中,找到了复活仪式需要的最后一样东西——灵魂。
进行了仪式而复活的人,其实已经变做了“人偶”。
“从今以后,请多多指教,我的主人。”
人偶冲着另一个人偶说到。

神社中的设定!
狐妖ま×神主そ
四季做参考!
听朧月写出来的!
恋上了神主的狐妖,每天都去神社与他会面,但大多时候神主不会与其先见。
知道自己不就会消失的狐妖,对神主说到:“今夜请到神社旁边最高的那棵树下来见我吧。”
[看看朧月翻译再写]
最后狐妖当在树下身体变成了樱花花瓣,随风飘去。

人类ま×狐妖そ
四季的梗!
「少女和少年在前世相恋,因为二人镌刻在灵魂上的感情,少年成为了狐妖,少女则转生成为人类,在世上诞生。」
「狐妖对前生有着记忆,但每每想到前世恋人时,大脑总会一片空白——他唯独没有关于少女的记忆。」
「少女作为凡人,忘记了前世所有事情,但脑中依稀记得自己恋上过一位少年,朦朦胧胧的前生记忆,让村里人都认为她是神明派下来的孩子,推举他作为了巫女。」
「如果下辈子二人遇到,会被神明唾弃。在告白的刹那,就会被神明分开,永生不得相见。」
少年与少女在神社旁相遇,两人都动了情——难道……她/他就是那个人吗?
随着时间的推移,二人的情感越来越深,终于在那一天——
“我喜欢你。”
二人异口同声,道出了话语。
金色的花火从遥远的天边绽放,狐妖和少女紧握着双手,却躲不开神明的戏弄。
“我一直会喜欢你的。”
“我一直不会把你忘记的。”
永别了,永别了。
这样美丽却令人伤心的故事到此为止。
【啪】
那个人合上页脚泛黄的故事书,冲着坐在台阶上听自己讲故事的孩子笑了笑。
“他们最后真的再也没有相遇过吗?”一个小男孩儿抬起头,琥珀般的红眸子看着男人。
“这个……我也不知道了。”男人抬起手,轻轻的摸了摸男孩的白发,“但是,只要他们心中有彼此,终会有一日相见吧。”
男人宠溺地向小孩儿笑着,湛蓝色的眸中却泛出让人难以发现的泪花。
“好了,回家吧。”他拍了拍小男孩的肩膀,拾起膝上泛黄的书,拍了拍裤子,冲孩子们摆了摆手,走远了。
夕阳下,残余的红光洒在他背上。小男孩突然不知怎么,突然,晶莹的泪从眼中出来。
他不知所措的蹲在地上,用手使劲擦拭着,直到把脸搓红,也没能听下那突如其来的泪水。
男人仿佛意识到了什么,停顿了一下,却又迈开步子:“你是多么一个固执的妖怪啊……”他似蚊子般呓语,摇了摇头,嘴角稍稍勾起,挂上了一颗泪珠。
【只要他们心中还爱着彼此,定会有一日再次相遇。】
↑↑↑↑↑↑这个梗是我写过最浪漫的了!

原创 瞎写的年下修仙二人组

练文笔
大家看个乐呵便好
我爱卡肉!

“小瞎子,醒了?”季凛揉揉眼,打了个哈欠,险些流出几滴泪儿来。
他摸索着爬到了床沿,两条腿试探一样地放下床,小心翼翼,确定用脚尖碰到了地时才慢吞吞地下了床,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衣服,一边没好气地冲白戈嚷道:“瞎子?呵,还不是因为您老人家,偏偏做什么药修。这下倒是好啊——您人家您还没把自己整死——”他顿了顿,睁开了双眼,瞪大了向着白戈,“倒是先给我来了一招。”
乌黑的瞳子上似被蒙上了一层若有若无白纱,扰乱了那双眼中的碧水潭。
白戈此时正坐在他季凛床边,听他这么一说,不知耻地“嘿嘿”一笑,道:“哎呦,我说师兄你别这么大火气,我这药粉不是不小心洒在你眼上的吗,量少,三两天就好了。”说罢,装着个样子,往季凛身边靠了靠,伸出手,捧着他师兄的脸,往他眼里吹气。
“痛痛飞,痛痛飞~”一边吹,还一边跟安慰小孩子似的,唱起了歌谣。
“没大没小。”季凛嫌弃地瞟了他一眼,虽说是瞎了,但是那双眼睛的威力可不曾削弱。
“嘿,口是心非。”白戈心里笑出了声——师兄这样的人,就是现在所说的“傲娇”了。看他嘴上怎么嫌弃自己,但是依旧让他捧着自己的脸吹气,给他唱幼稚的歌谣。
“别唱了,过来扶我。”良久,季凛才拍开白戈的手,些许愉悦不小心顺着嘴角溜了出来,让他脸上稍微丰富了一些,“扶我出去召灵。”
他伸出右手,不耐烦地颠了一下——这人是个美人,手也正如其人:手如玉笋,十指尖尖,骨节分明,给人一种清爽干净的感觉。要硬说哪里有缺陷,肯定是那右手的中指上,常年画符,磨出来的茧了吧。
有此等美人做自己的师兄,白戈觉得自己真是撞了大运了。
眼下季美人吩咐自己扶他出去,哪里还敢耽搁,右手搭上季凛的手,左手搂着他的腰,往自己怀里紧了紧,突然觉得这姿势实在是暧昧,坏笑了一下,侧过脸去,轻轻在季凛的耳边吹了口气,道:“季师兄,莫不是想借着自己看不到,站我的便宜呀?”
声音低沉磁性,但语气贱的想让人揍他。季凛看不见,浑身都绷着根弦,耳边一阵热风拂过,又有人在他耳边说了这样的话,他顿时打了个冷颤,随后立即红了脸,撤走右手,左手擒住白戈在他腰间不听话的爪子,气急败坏:“小崽子,说什么呢你!画个符把你做掉!”
“哈哈哈哈,师兄干嘛这么过激。”爽朗的笑声在耳边响起,季凛红着脸,气急败坏地挥舞着拳头想打他,奈何看不到,只能对着空气撒火的样子,这一切收录白戈眼中,让他没忍住笑出了声,一边笑,一边用没被抓住的右手抚上季凛的大腿,一点点地慢慢向上移,在阳刚之气最足的某处停了下来,道:“你这处,难道没占过我便宜?”说着,不怀好意的蹭了蹭。
这下子身旁的人可是没话可说,耳尖都红的快要滴出血,死死地攥着拳头和左手里那只爪子,咬紧了嘴唇,“唔唔”地用鼻音反抗着白戈。

同样是爱人,他们为什么这么难?

刚刚和偶尔不过有聊天,看到了朋友qq群里转发的婚纱男视频。
视频里,穿着白婚纱的人被他喜欢的人骂到变态,被众人嘲笑。
我和朋友都十分生气。于是,我写下这篇文章。
如果大家能看到,能不能帮忙扩一下,真的,我真的很希望不在有人嘲笑他们了。
[他们爱的不是有性别区分的皮囊,而是皮囊中的灵魂]
以下,请看看我的文章。

如果这个世界颠倒过来,同性恋被允许,异性恋被排斥,你觉得你会怎么样?“我当然会勇敢的爱着我的爱人,不顾任何人的唾弃活下去”对吧?你会这么说吧?错了,大错特错。当全部的人都觉得你恶心,都开始对你唾弃时,你的心就开始慌了——他们怎么骂我妈的这么难听,我还不就是爱上了一个人而已嘛,为什么这样骂我……你们这帮同性恋,压根不懂我们异性恋!
你会这样想,会和那些自以为是的人斗争。可你是否想过,你的这些想法正事现在同性恋这的想法。他们,忍受着你这种自以为是的人的跳脚叫骂,忍受着你们这些人多他们的羞辱。
他们只不过爱上了一个人而已。
我只是爱上了一个该爱的人,为什么这么对我?
你有没有想过,他们,只不过是爱着一个人,想要普普通通的,过上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日子。
而你,自以为是的人的出现,毁了他们的一生。
如果你和你的爱人被骂,被侮辱,你会好受吗?不会,当然不会。你会哭泣,会反抗——甚至轻生。
不要小看你们这种恶心的自以为是的异性恋,你们的话会毁了他们的一生。
如果你可以仔细想一想,那么,请接收他们——像对待你所接受的异性恋一般,平和的对待他们。
他们也只不过是爱上了一个性别相同的人罢了。爱上的不是这幅有着性别的皮囊,而是灵魂啊。
你甚至不需要去祝福他们,不去理他们,只要不嘲笑他们就可以了。
若你的爱人变了性,你还会爱ta吗?
若答案为是,那么,你一定可以接受这世间一切爱着心爱之人的人,不管是异性恋亦或是同性恋。
若答案为否,那么,我便不在客气的说:你就是个冷酷残忍的、没有感情的怪物。

同样都是爱人,为什么他们就这么艰难?

我是不是同性恋,与此事无关。我只是就事论事,想要这个世界能够更加和谐罢了。

神仙混色学会了!拍照没学会!
图源果冻

细线条真的好难……侵删致歉!

关于弧形的教程(注意事项)